威尼斯网址,www.81818.com,手机威尼斯在线最新网址

中国企业500强  |  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  中国服务业企业500强  |  中国民营企业服务业100强  
您现在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南方都市报》专访深青商理事邓梦盈:“我从来没想过让她考公务员”
原文出自:《南方都市报》    发布日期:2014-07-12 19:24:24

“我从来没想过让她考公务员”
特别父女档助推创业激情,驱动家族企业发展


日期:7月02日    版次:SA49    版名:深财道?财家族    稿源: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报道深青商理事邓梦盈


      邓梦盈和她父亲邓炜霖经历迥异,但外人却觉得他们父女俩很相似:独立、敢闯,惯于表达和坚持自己的想法,有着一股持续的创业激情。深圳鸿烨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这对特别父女档集传统和新潮于一身,共同演绎着现代企业故事。
 
      经历迥异


      邓梦盈本科毕业便去国外留学,先后在美、法、德学习金融和管理,随后到香港跨国金融机构工作———典型的海归精英之路。
她的父亲邓炜霖从基层走上国企领导人岗位,曾是新疆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却毅然来到深圳做职业经理人,辗转于国企与民企之间10年后,拉起了自己的公司深圳鸿烨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如今父女同在自家的企业,虽然在头衔上仍有领导下属之分,但与多数家族企业不同,邓炜霖并不干涉和指导女儿领导的财富管理中心的工作,邓梦盈实际上在独立创业。
 
      标准之路


      邓梦盈与父亲邓炜霖工作上的交集始于2011年,当时她父亲希望她回到自家企业工作。


    “我是举贤不避亲”,邓炜霖称邀请女儿回来是因为女儿确实很优秀。邓炜霖不认为他的企业是一个家族企业,公司主要人员来自五湖四海,但是企业总要有个老板。


      而在此之前,邓炜霖一直秉持着自由发展的方针,极少直接指导和干涉女儿的学习、生活和工作。而邓梦盈在这种自由发展中走的也是一条标准的企业家二代的道路。除了这次工作变动之外,邓炜霖的参考意见还有两次影响了女儿的选择,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第一次是邓梦盈上大学。当时邓梦盈已经考上了香港中文大学,但是邓炜霖当时觉得“香港没啥”,而且考虑到女儿本科毕业肯定要出国留学,最终让女儿上了国内的本科。


      第二次是读研。在大四的时候,邓梦盈获得公派出国的机会,到迈阿密大学交流,随后录取一个联合培养硕士的计划,可以在英法德三国中选择两国分别读一年。考虑到大妹小妹一个在法国,一个在德国,邓炜霖的意见是选择法国和德国,于是邓梦盈先后在里昂商学院和慕尼黑大学学习管理。


      邓炜霖作为父亲在关键节点上进行把握和提供意见,保驾护航角色凸显。
 
      代际冲突

 

虽然邓炜霖在教育女儿邓梦盈时一贯采取自由放任的策略,但邓炜霖仍然给她女儿划定了三个底线:第一是留学后必须回国,第二是不许嫁给老外,第三是要有真本领。


      要理解这些得从邓炜霖的经历说起。邓炜霖从小在军营长大,17岁当兵,军营生活和教育对他影响至深。大学毕业后,他分配到新疆,进了纺织厂做技术员。由普通的技术员到科长级别的车间主任,再到厂长和集团副总经理,邓炜霖用了15年时间,那时候他不过36岁。


      1996年,已经官至副厅的邓炜霖却下海来到了深圳,放弃了体制内的积累。经过10年国企和民企经理人的经历后,他依靠自己在纺织行业深厚的经验和人脉积累,负债创业并取得成功。如今,他的鸿烨投资控股集团专注于工业高科技、文化产业的投资和开发,以及金融资产管理,“主要还是做实业”。


      军旅生活和体制内外的经历,让他形成了自己的一些原则,比如女儿要回国不许嫁老外。从商业上,他认为赚钱的机会在中国,从情感上,他有深厚的国家情结。他引用钱学森为例,强调要对国家民族有信心,即便在他认为宏观环境最糟糕的时候,他也没动过移民的心思。

又比如他对公务员和给老外打工都不感冒。“我从来没想过让她考公务员,因为我自己在体制内做过很久,知道里面未必能让人得到正常发挥,通常是领导让做什么做什么。年轻人不要图安逸,长远看公务员的铁饭碗一定会打破。至于跨国企业,条块分割比较厉害,流水线作业,即便能晋升,但是综合能力不能得到发展。”

邓炜霖是做实业起家的,而邓梦盈是个绝对的海归金融精英,兼具现代金融和管理知识。这种经历搭配在家族企业传承中越来越常见。不过两代人之间观念和工作方式也常常发生冲突。


      邓梦盈回自家企业时是做总裁助理,她称自己刚回来时有很多不适应,包括公司的做事风格,企业的管理方式,用人原则等等,比如老员工的问题,她会觉得如果跟不上节奏,做不了贡献,即便换个工资低的岗位,对公司也是资金浪费。


     “父亲做不出来,如果有个人跟了我十几年我也会不忍心炒他,其实做民营企业很讲究义气,人和团队很重要。”邓梦盈曾尝试跟父亲交流和提出建议,但最终并没有被采纳,不过也能理解父亲。

 

“我对她的做法也产生过想法”,邓炜霖在谈到这些时用到了三个词,一词一顿“我总体是理解、信任、尊重”。
 

内部创业

 

在做了半年总裁助理后,邓梦盈决定组建公司财富管理中心,开拓金融领域的生意,“想做自己有成就感的事业,就把方向定在了海外财富管理,做第三方理财”。邓梦盈瞄上了大量企业主人群的财富管理、资产配置需求,作为中间人,向客户提供海外优质的理财产品、基金和投资组合。

 

邓梦盈一开始是内部创业,新部门的整个运作机制,包括人员招聘、薪酬设计、招聘广告、部门和架构设置等,都是她一人独立完成的。

 

“最开始的一年磕磕碰碰,客户拓展和维护特别不容易”,邓梦盈的主要客户是一些中小企业主、高级律师、管理人员等。她通过父亲企业已有的一些资源,以及自己的朋友圈子,慢慢将渠道拓展到安徽、江西等地,“一线竞争大,二三线的资源很丰富,关键是怎么挖掘”。

 

现在财富管理中心作为鸿烨投资控股集团的一个板块,由邓梦盈全权负责。“她那块的事我基本不管,我这的项目,需要她介入,她就介入,都完成得非常好”,邓炜霖对他女儿感到自豪:“她很正派,为人处事很善良,又很敬业,学习能力强还不畏困难。”

 

不过两人的做事风格还是有着显著的差异。“我做事的风格是另辟蹊径或者我觉得能超越才会去做,不会选择去硬碰硬。”邓炜霖说,“刘翔跨栏我也敢跟他比,但我起跑线要在100米的地方。她现在做的事整体来说竞争非常激烈,她都是直面竞争。”

(采写:南都记者 汪小汉)

 

对话

 

和父亲一样追求不断创新求变

记者:你对父亲的印象是怎样的?

 

邓梦盈:我觉得他好学、正直、对事情的判断非常给力。

记者:你觉得家庭对你的影响主要有什么?

邓梦盈:我觉得最重要的影响是和睦,我的家庭非常和睦。我父亲性格比较刚强,我母亲很柔,像水一样,正好互补,我则比较综合。

记者:你父亲有特别培养你,让你接班吗?

邓梦盈:他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特别安排,我一直都是比较独立的。他现在精力也还旺盛,不到时候,而且我自己能力也要培养。

记者:假如有那么一天你来接班,你会有一些新的东西带给公司吗?

邓梦盈:我可能会让公司有一个年轻的风貌,会有不同的思路,比如用人,父亲看人很准,但是用人比较感性。我会不断地剥离一些原有的资产,不断变化,按自己的思维来做。其实我父亲也说企业仍是创业企业,要不断创新求变,这点我跟他很像。

记者:你觉得你家里有企业这种背景对你帮助大吗?

邓梦盈:我觉得还是不一样的,创业这两年我的提升变化还是很大的,如果不是有这个平台,我可能还在外企工作,视野和综合能力还是不一样。一开始的合作方、客户等都是和我父亲年龄差不多的,也有些紧张,但我职位在那,慢慢地跟一些老企业家交流、谈合作也就有气场了。

 

媒体报道

南方都市报:epaper.nandu.com/epaper/H/html/2014-07/02/content_3271554.ht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